杨颂鲁举办“甲骨文书法的简介与前景”公益讲座

近期,墨尔本正值隆冬时节。但在绚丽多彩的书画界,在华人聚集的各社区,却流淌着一股陌生而暖心的和煦之风。它源自接踵而来的五堂“甲骨文书法的简介与前景”公益讲座。 

主讲人,杨颂鲁先生,来自中国上海,退休多年。凭着对华夏文明的钟爱,十余年来孜孜追寻探究中华汉字的起源。他运用翔实的史料,通俗易解的实例,向各界听者娓娓道来。“长/短”,“多/少”,“难/易”,是其讲座内容浓缩归结的三个要点。

长者,言此甲骨文,乃三千五百年前殷商帝王命人在龟甲、兽骨上契刻的“占卜”符号。名副其实的“世界文化遗产”,实属历史悠长!

短者,因其甲骨文被人们发现、认辨、研究迄今,仅仅只有120年的岁月。二者相比,短则短矣!

多,谓之甲骨文的甄别收集而得的实物,多达二十多万片。从中分辨辑录的单个文字,达五千余个,真是洋洋“多”观!

少,则是能够确切释读,并与当今汉字通用的,仅为不足千字。少到不足敷用! 对甲骨文的探究,已成为学术界的一门“显学”。

最近,“中国文字博物馆”向全球公开征集:凡是能够正确释读出一个从没被认识的甲骨文字,可获人民币拾万元的奖励。可见,其“难”,不言而喻。 

然而,120年来,众多的学者、专家已从纷乱繁杂的“拓本”中归集出版了可供今人学习、运用的字典。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咱们,岂不是一件轻而易得、易学、易用的“易”事?

远古先人所契刻的象形文字:形象可人、通俗易懂、点划可控、书写简便。这些有别于隶书、楷书、行书、草书的特点,极大地引发中小学生,银发长者的浓烈兴趣和跃跃欲试…… 亦因其特别的遥远、陌生、高冷,甲骨文书法的普及推广在异国他乡的澳大利亚,越发任重而道远。对此,杨颂鲁先生坦然笑答:“凡事开头,总有点难的呀!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